洛千帆和项啸轩很快走进了会场,找了两个座位坐下来,刚坐下,项啸轩就对同一个桌子的人笑着说道:“谢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来给老爷子贺寿啊!”

  “老项,你旁边这位就是洛小友吧?”一位中年人笑着说道:“早就听闻洛千帆大名,今日一见果然气度不凡。”

  洛千帆微微一笑说道:“过奖了。”

  中年人含笑点了点头,有些赞赏地说道:“宠辱不惊,乃年轻一辈翘楚也。”

  项啸轩笑了笑问道:“千帆,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

  洛千帆微微摇头,项啸轩介绍道:“这就是咱们静海市的一把手——齐阳。”

  洛千帆微微一惊,一把手?那不就是市长吗?自己眼前的男人,竟然是一个实打实的正部级大佬。

  洛千帆急忙起身,伸出了双手说道:“市长好。”齐阳微微一笑,礼貌性地握住了洛千帆的手。

  项啸轩又给洛千帆介绍了身边的几位男子,地位都不低,给洛千帆带来了不小的震撼,也都纷纷握手打招呼,在座的高官眼中都流露出了崇拜之意,对这个久仰大名的兵王产生了好感。

  洛千帆舔了舔发干的嘴唇,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项家的实力,简单的过个生日,竟然能让这么多身份极高的人来捧场,看来项家才是名副其实的静海第一家族。

  齐阳笑着说道:“洛小友,改天去我府上坐坐,咱们好好喝点。”

  洛千帆嘴角上扬:“那就谢谢齐市长了。”

  “叫什么齐市长?我和老项年龄差不多,你就叫我齐叔吧。”齐阳笑了笑说道。

  “那我就托大,叫您一声齐叔。”洛千帆哈哈一笑说道。

  这时,项中华走了进来,对在场所有人拱手道:“今天是我项某人七十大寿,感谢大家能来捧场,我也不多说了,大家玩的尽兴。”

  顿时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。

  洛千帆不经意间扫了周围一眼,忽然发现旁边角落里坐着几个男子,向这边投来不善的目光。

  “看见了吗?”项啸轩低声在洛千帆耳边说道:“那些就是花家的人。”

  “花家。”洛千帆眯了眯眼,缓缓开口道:“他们怎么来了?”

  “不知道,我没邀请他们。”项啸轩眼中闪过一丝不屑,淡淡地说道:“不过就算来了又怎样?他们还敢在老爷子的寿宴上闹事?”

  洛千帆看着角落里的几人,微微皱眉,花家一共来了五个人,洛千帆能清楚的感觉到,每一个都实力不俗,恐怕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

  项啸轩喝了一口酒说道:“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小心点。”

  “你怕他们会对我动手?”洛千帆微微一笑问道。

  “那倒不是,不过小心点还是好的。”项啸轩开口说道。

  “嗯,知道了。”洛千帆顿了顿说道。

  这时,花家的一名年龄稍大的老人,缓缓起身,向洛千帆这边走过来,鹰眸中透着一点点杀意。

  “这是等不及了?”洛千帆冷笑一声问道。

  项啸轩没有说什么,只是嘴角勾起一抹冷意,老人走到洛千帆面前,缓缓开口问道:“洛千帆?”

  “嗯。”洛千帆点了点头,微微抬眸问道:“阁下何人?”

  “花家,花松。”老人简明扼要地说道。

  “找我有事吗?”洛千帆平静地问道。

  “早就听闻你有一身好武艺,我想请教一下。”花松没有拐弯抹角,直接说道。

  “砰!”

  “放恣!”项啸轩直接站起来冷声问道:“找茬?”

  “花松,这里可是项老爷子的七十大寿,你别太过分了。”旁边的齐阳缓缓开口说道。

  旁边也投来几道不满的目光,任谁都能看出来,花松就是没事找事,人家过大寿,你比什么武啊?

  “我只是说切磋一下武艺,你们这么激动干什么?”花松眉毛一挑问道。

  洛千帆面色如常地说道:“前辈,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,在这里动手不合适,不如改天,我一定奉陪!”

  “择日不如撞日?”花松闻言,淡淡一笑:“怎么,你怕了?放心,我不会出手太重的。”

  洛千帆面带微笑,但是谁都能看出微笑中的冷意,激将法?要不是在这里,洛千帆还真想和他打一场。

  “你对你的实力很有自信?”洛千帆开口问道。

  “至少不会输给你这个黄毛小子手里。”花松针锋相对地说道。

  花松的声音并不小,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聚集到了这里,顿时,两人成了全场的焦点。

  项啸轩这个暴脾气都快忍不住了,刚想开口说什么,却让齐阳拉了一下衣角,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,只见项中华面带笑意地向这边走来。

  “没什么,我就是想和这位小友切磋一下。”花松直接说道。

  “你这就有点欺负人了。”项中华用无奈的语气说道:“你在燕京高手中也算很强的了,这么欺负一个小辈,你也好意思?”

  洛千帆听得出来,项中华怕自己轻敌,在给自己提醒,眼前这个男人,就算在燕京高手里,也是排得上名号的存在。

  “那可不一定。”花松似乎并不给项中华这个面子,缓缓说道:“我听说小友曾是军人出身,恐怕手上也有几分本事,我想来领教领教,我下手有分寸,不会伤到他的。”

  洛千帆眼中闪过一丝愠怒,话虽这么说,但从他身上散发的杀意可以看出,花松下手时绝对不会手软。

  项中华眯了眯眼,无论怎么说他都要保护洛千帆,当初洛千帆的老首长张定山,特地把他托付给自己。

  自己要是让洛千帆受了伤害,那以后怎么有脸见张老首长?

  “千帆……”项中华皱了皱眉头,低声问道:“有把握吗?”

  “有。”洛千帆轻轻吐出一个字。

  “那就比试比试吧。”项中华缓缓开口说道。

  齐阳见项中华这么说了,点了点头说道:“有意思,那就让你们过两招,给大家助助兴,不过点到即可,不可伤及性命。”

  “既然前辈手痒,那晚辈就不客气了。”洛千帆缓缓起身,眼中闪过一丝不屑,对着花松说道:“不过呢,我比较尊老爱幼,所以我只出五成力,您看如何?”

  霸气!

  此话一出,全出哗然,这洛千帆还真是狂妄自大,花松虽然不是什么绝顶高手,但是在燕京也算排得上名号,没人敢说用五成力击败他。

  花松怒哼一声:“好大的口气!”说着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,让周围的人胆战心惊,也忍不住暗暗惊叹,这就是老一辈高手的实力。

  洛千帆笑了笑,在他看来,花松也就SS级,对自己造不成威胁。

  “走吧,出去咱们好好打一场。”花松转身欲走,就听见洛千帆的声音缓缓从身后传来:“不用了,就在这儿吧,对付你够了。”

  “小子,你在玩火。”花松转过身看着洛千帆,冷声说道。

  “别废话了。”洛千帆负手而立,平静地说道:“要打赶紧的,别打扰了老爷子的兴致。”

  花松怒哼一声: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

  “所有人退后!”洛千帆缓缓说道。

  身边的人,也不敢托大,急忙向后退一点,怕伤及到自己。

  说完,洛千帆不在隐瞒,一阵阵恐怖气息嘘嘘散发出来,虽不如花松那般声势浩大,但是冷的刺骨,令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那股寒意。

  好强!

  这是花松现在唯一的想法,他眼中闪过一丝凝重,本以为洛千帆不过是一个小辈,再强还能强过自己?

  但是——现实就是这么残酷!

  “虚张声势!”花松向前大跨出一步,铁拳直逼洛千帆的面门,面对这势大力沉的一拳,洛千帆轻笑一声,没有硬抗,身子一侧,以微妙的角度躲了过去。

  接下来,连续几拳,都让洛千帆轻易地躲过去了,花松有些恼怒地说道:“躲躲闪闪,算什么男人?”

  洛千帆只是笑而不语,眼中透出一股强大的自信。

  话虽这么说,但是在场有几个人武者可以看出,花松这几招,招招致命,岂是那么容易躲过去的,自始至终,洛千帆都没有着急出手,只是一味地闪躲,足以看出实力不俗。

  花松右脚猛地向前大跨出一步,同时左手蓄力,向前一探,反手向洛千帆天灵盖拍去。

  洛千帆微微一笑,踏着诡异的步伐,向后退去,又是一掌排空,花松再也忍不住了,怒吼道:“敢不敢接我一拳?”

  这几招打的太憋屈了,让花松有一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,让他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  “来。”洛千帆平静地勾了勾手指。

  花松心中一喜,“嗖”地一声弹射出去,铁拳凝聚了全部的力量,狠狠对着洛千帆轰去。

  这一拳他没有任何留手,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,击败洛千帆!

  他来静海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看着洛千帆,这几天花无名结婚,花家怕出意外,所以派他来试探一下洛千帆,如果洛千帆不如自己,那么花家也不用担心了,自己在这边可以把洛千帆看的死死的,直到婚礼结束。

  至于他不如洛千帆,他没想过,因为他对自己,实在是太有信心了。

  洛千帆平静地看着迎面而来的铁拳,右手一抬……

  “砰!”

  拦……下了!

  花松的额头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,看着自己的拳头被洛千帆抓住,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!

  这小子是妖孽吧?

  这一拳几乎用了他的全力,他自信,这拳足以让他一招制敌,但是他实在是太小看洛千帆了。

  洛千帆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只感觉掌心微麻,其实这一拳他接下来也没那么好受,怎么说花松也是SS级高手。

  此时所有人都沉默了,谁也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,洛千帆的实力,已经镇住了全场。

  “你——还要继续吗?”洛千帆平静地问道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霸道兵王在都市,霸道兵王在都市最新章节,霸道兵王在都市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